首页
必威艺术
书法
绘画
戏剧
诗词
返回顶部
当前位置: 必威网址 > 绘画 >
吴盛辉:我看吴晋先的艺术
发布时间:2020-02-03 21:43
浏览次数:

摘要:吴盛辉:在我看到过的近代山水画,黄秋园与吴晋先是两个奇迹,他们俩人的画,一繁一简,又差不多有同样的人生境遇。黄秋园因为逝世的早没有成为大师,而吴老今年也有七十二高龄,对比他们俩人的作品,画画的人应该比

在20世纪中国画坛上,江西的黄秋园和陶博吾与梵高一样,身前寂寞、身后确很风光。今天国内画坛有几个绘画奇人我不知道,但是,吴晋先老师肯定是其中的一个。江西的八大山人是明末清初的绘画精英,躲在南昌的郊区当道士;黄秋园、陶博吾是共和国时期的绘画精英,一个在乡下当农民、一个在银行当职员,他们在世的时候,没人追捧,死后却成了国宝!可以说是20世纪中国艺术史上的一件天大的幸事,同时也是天大的笑话!

而同样的绘画精英,厦门的吴晋先老师现在还在鸿山脚下当他的遗老。为此,我今天请他出来,把他介绍给大家,也是因为看到有许多像吴老这样的艺术家,虽然现代媒体已经很发达,但他们不求闻达,渐渐埋没在民间,不让他们重走黄陶的老路。

在我看到过的近代山水画,黄秋园与吴晋先是两个奇迹,他们俩人的画,一繁一简,又差不多有同样的人生境遇。黄秋园因为逝世的早没有成为大师,而吴老今年也有七十二高龄,对比他们俩人的作品,画画的人应该比较喜欢黄秋园的画,而搞文化的人我想应该更喜欢吴老的画。当年,当黄秋园听说儿子黄良楷为他展有眉目的消息的时候,高兴得脑溢血而逝世!他一生受美术界排斥,去世前还没有加入当地美协,只是南昌国画研究会副会长。死后被江西美术家协会追认为会员、中央美术学院追聘为名誉兼任教授、中国画研究院追聘为名誉院委委员。在反传统最厉害的80年代,黄秋园的画似乎给了彷徨无路的中国画坛以新的希望,人们从这里又看到了传统的魅力,而且认为传统的融合同样也可以转化出一种新的视觉形式。但他的画单独的点线表现力总是不够,繁琐是他缺点也是他的特色,而且他的书法功底过弱,为此他的画只能刻划而不能浑化。他山水、花卉、人物,无所不工,晚年的山水有两种面貌十分引人注目。他一生没有名师指点,全靠自学成材,而且还是在业余作画,所付精力要比别人多几倍,他平生不善攀附,不肯趋时媚俗,平时不引人注目,毫无名气,几乎成了人们所说的“盛世遗贤”。

我觉得黄秋园如果不在银行工作30年、如果坚持写书法,如果多活20年,活到85岁,中国又多了一位国画大师。而在我看来,吴晋先老师以前的经历与黄秋园经历极其相似!

经过一段时间来我对老师的了解,我感到心情很沉重。去年,我把老师定位在近代“野派五老”之一,其实我那时只看到他几幅作品照片,已令我很吃惊。在此之前,我连吴晋先老师的名字都完全不知,后来,我翻阅他的书画集,久久不能释手,感叹不已,再读他的诗,感动的几乎要落泪。从拿到他的书画集开始,我就准备当晚写一篇文章,结果,几个月过去了,什么也写不出来,所以我今天把他请到这里,目的是让大家一同来聆听他的故事,了解他传奇的人生。

读到他的诗句:“天命酸寒感慨生,坎坷艺途时阴晴”“天命安然墨作陪”、“俗风媚雨恼人瘦”。我感到现在能写出这种境界和格调文字的人不多了。以前我看陶博吾写“生无可乐,死又奚悲”的句子,现在又看到吴老这样的诗句,能不感慨吗?

现实生活中的吴晋先老师,也许和平常人没什么两样,他也要奔波于世俗,但正如他自己诗句里所说的:“天命酸寒感慨生,坎坷艺途时阴晴”一样。他的心不俗,骨子里面不俗、有伟大的人格、崇高的品质,所以他的画也不俗。如果以国画家或书法家来论吴老,那只是看到他的一个侧面,他的书画只是他伟大人格和脱俗情怀的外现。如果把他的人格内涵说透,我想,不是一时半会能说的完的,所以这里只能说说他的书画。

上个世纪国内大画家中,黄宾虹的雄浑,齐白石的天真,傅抱石的狂放,潘天寿的刚劲,李可染的厚重,都是他们绘画作品得以成功的原因,而吴老绘画作品的成功之处,我认为在于它的质朴,他的为人也一样,朴素无华,不投机钻营、追逐名利。

必威网址,一个画家长期心情沉重,他的画能不沉重吗?吴老的大写意花鸟画有吴昌硕的浑厚,而力求在清润上超过他;有齐白石自然,而力求在稳重上超过他;有潘天寿的骨力,而力求在灵动上超过他;有八大的空灵,而力求在浑化上超过他。

他的山水画,有黄宾虹浑然,而力求在质朴上超过他,有李可染的质感,而力求在层次上超过他,有傅抱石的率意,而力求在厚重上超过他。

他的书法有吴昌硕的苍茫,而力求在率真上超过他,有齐白石的朴拙,而力求在灵动上超过他,有林散之的率意,而力求在厚重上超过他,一句话,率真自然。吴老并不是不知书法的法度,他更注意守拙、质朴,散淡、自然、随意。在他眼里“法”已经不是最主要的啦,因此,才更能显露出他的精神。他的画沉重而质朴,主要是出自于他扎实的书法功力。吴老是性情中人,他写字过于性情化、过于任性,有时甚至不计较技巧。可以说,他的书画作品格调高古又有书卷气。

最难得的是吴老的诗文。书画家中有吴老这种既有传统功力又有思想深度的诗文者,现在已经不多了。读了他的诗文以后,他的伟大的人格、文化内涵、思想深度,很使我震撼,他的画大多题自己的诗,清新自然。上世纪,画家中能写诗的人有不少,但写出水平来的不多,齐白石算一个,诗写得好,但基本上都是题画诗,他的诗中却很少有关家国民族的大义句子。其他画家,有的也能写几首诗,但都是写些不关痛痒的内容、远离现实的一些鸡毛蒜皮的可有可无之句,有写跟没写一样。看的时候很痛苦,看完以后没收获,浪费时间,而吴老的诗却能给你以美的享受和哲理的启发。

吴老的题画诗往往顺手拈来,涉笔成趣,内容往往能引人深思,如“天命酸寒感慨生,坎坷艺途时阴晴”诗句,含有深邃的哲理,道出了一个从艺者的追求与无奈,让人读后回味无穷。

更值得一提的是吴老的书画理论。他是个善于总结的书画家。他边作画边总结,写了很多学画心得,比如他的“砚边拾遗”等等,这些心得不但指导他作画,也为以后绘画创作者提供很好的创作经验。特别让我感动的是他在已经七旬岁数的情况下,还坚持每天在自己的微博上答复粉丝的书画交凝问和人生真理。

吴老是传统的文人,诗书画“三能”,他是真正的、出色的文人画家,应该定位在现代的“在野派五老”之中。

吴老不但是个文人画家,还是个苦命人。他以诗心作画,所以我欣赏他的画、欣赏他的诗,更欣赏他的大苦命的一生,并不是苦命人偏爱苦命人,而是他的苦命酿成了他一生最动人的诗、最优美的画,更蕴涵着时代的反复无常和风云迹象。

许多人看过吴晋先老的画,但真正了解他的人不多。一个人的内心中有愤慨,无法自我排遣的时候,会象大石头挡住泉水一样,象厚土盖住烈火一样,无可奈何,外面只能看到细流和幽烟。这时,意志薄弱的人,会走向玩世不恭,也有的人成为狂士,唯有象吴老这样常年保持淡泊心态的人,才能创造出深沉而又内敛的艺术之美;自由而又超脱的节奏之美;奇特而又高雅的形态之美;虚灵而又充实的空间之美;简洁而又鲜明的纯净之美;厚重而又质朴的大道如简之美。

总之,我坚信,吴老的诗书画,只要有新的突破或自然化成,将成为中国一代大家!

(责任编辑:胡莹)

友情链接: 网站地图
Copyright © 2015-2019 http://www.heat-o.com. 必威网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